智能气功 智能气功
首 页 典型病例 气功治癌 医学治癌 单独调理 办班培训 教学音像 功理功法 学练体会 智能相册 资料下载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首 页 >> 系列功法 >> 文章

                  智能气功功法学

——根据庞老师1992年12月11日和14日在师资班讲课录音整理


  功法学是一门自学的课程,学习方法主要是练功、看书。有些问题老师们可以讲一讲,解决不了我再作解答。
  《智能气功科学功法学》包括内容比较广,搞智能气功就必须练功,练功的所有方法、理论,或练功当中的内在感受,身体变化,都应该属于功法学的范畴。这样讲,内容过于庞杂,所以,把有关功法的这部分内容分成三门课来讲授:一门课叫《智能气功科学精义》,即“四大要旨”,主要有运用意识、修养意识、引动形体、调息秘要四章,从四个大的方面说明理如何,练法如何;另一门课是《智能气功超常技能》,包括接收信息、发放信息和特异思维,其中也包括练法及其理论,因此也应该是功法学的内容和范畴。为了突出超常智能,所以也单立一门课。剩下的就是现在功法学的内容,着重解决练功的方法。它比“四大要旨”要具体些,“四大要旨”从练功的四个方面论述,内容更加概括;功法学则从姿势、呼吸、意念等方面综合起来讲;功法学比《超常技能》又基础一些,《超常技能》在练功技术方面更加具体。总的来讲,《精义》是属于基础的、《超常技能》属于应用的,而《功法学》则属于过渡的。如果要从整体学问来讲,应该是混元整体观是基础,精义、功法和超常技能都属于技术部分,最后是应用部分,这就是我们智能气功学的智能学的智能结构。为了把功法学学好,书中已经一个功法,一个功法地作了全面讲述。但是,在讲具体功法之前,还需要从总的方面讲一下,这就是我讲课的主要内容。

第一章  智能气功科学功法学综述
第一个问题  功法概述

  智能气功功法,已经不是哪一个门派的简单功法,而是在传统气功儒、释、道、医、武、民间气功多家功法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而且是放在科学的高度来对待的。智能气功、智能气功学、智能气功科学是三位一体的。智能气功科学功法学,是指它是智能气功科学当中关于功法这一部分内容,它本身就属于智能气功科学。现在气功界不少人认为智能气功仅是某一家的功法,把我们智能气功也放在一个普普通通的一门一派的功法当中去了。其实,智能气功不是这个样子,已经改变了传统气功的一家一派、一门一户这种状况,而且,在编创智能功的时候,就注意继承前人成果,使智能气功功法形成一个整体,包括三大部类,即动功、静功、静动功。练功的方式以动功为主。虽然从总的练法上来讲,古人的传统练法我们都没有遗漏,但是,整个的练功规程和传统气功不一样。智能功总的练功规程,从一开始练到后期,走了三个阶段:外混元阶段、内混元阶段、中混元阶段。这三大部类功法都是这样走的。
  现在着重讲述智能气功动功。动功我们搞的比较细。为什么这么做?这是因为动功好练,好学、好掌握,而且通气效果更突出、更明显。如果身体里边能够更好地通了,练气功的目的就一步一步实现了。所以我们根据智能气功练功总的规程:外混元阶段、内混元阶段、中混元阶段,把动功分成了六步功。一步功“捧气贯顶”(三心并站庄过渡),二步功“形神庄”,三步功“五元庄”,四步功“中脉混元”,五步功“中线混元”,六步功“混化归元”。一步功属于外混元,二、三步功属于内混元,四、五、六步功属于中混元。这是根据人身体里边的气的固有的运动变化规律安排的。因为不练功的人身体里边也有它的气的变化规律,我们智能气功就按照这种规律,从浅到深,一步一步地安排下来。这也可以说是我们智能功不搞特殊的意念活动的一个根据所在。特殊意念是什么?就是和人们普通的生命活动不完全一样,是人们造出的规律,即通过意识引导而产生的一个生命活动规律。那是根据意识活动的特殊性而改变的生命活动。我们过去讲智能功不搞特殊的意念活动,是不搞“周天”之类的特殊意念活动。其实过去练功的特殊意念活动有很多,比如想各种神、或想某一个地方,这就不是按照人体的生命规律去搞的,而智能气功六步动功,是按照正常人的生命活动的运动变化规律搞起来的。在正常情况下,生命活动的进行,气的变化,就是在表层进行内气外气的交换,然后一步一步地深化。但是,现在不练功的人,只是停留在一个普普通通的、最平常的这个阶段上、这个层次上。因为现在整个社会上还没有出现更高级的人群,因此,对于将来人的层次高级一点之后,里边气的变化情况如何尚不知道,现代科学、医学对这个问题也没有揭示出来。我们说智能功的规律的时候,听起来似乎也有点特殊。从外向里,这一听很简单,但是,对于分成这么多阶段也是很生疏的。对于这种不理解,就好比同志们对练“周天”、小周天、大周天,对练这些东西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理解一样。对于“周天”还可以找点中医学的根据。中医学里边讲任脉、督脉、奇经八脉、十二经脉这么多东西,因此,对于说通周天似乎倒是更符合人的生命活动规律。我们智能气功搞这三个阶段、动功的六步功法,似乎倒是对正常的生命活动干什么不大符合了。因为中医学里没有这样讲过。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从思想上提高认识。应该说,我们这种安排是符合人体生命变化规律的,人体生命活动就是按照这样的规律进行的。这个问题,我们在讲《智能气功科学概论》时没讲,因为有些内容要留待以后更具体地讲。所以这个规律虽然大家对它很生疏,气功界、中医界对它很生疏,将来大家练功就可以慢慢地体会到,人体正常生命活动就是这样进行的。当然要找书,找历史根据,也不是一点根据也没有。但是古人没有这么明确地提出这个问题。如果找根据,那就是人体的毛窍、腠理在进行呼吸,都在通会元真之气。这是中医经典著作《伤寒论》里讲的:玄府者通会元真之处也。“玄府”指的就是皮肤的腠理、纹理、毛孔、穴道,它要通会元真,和谁去通会?身体里面要通,和大自然界也要通。因为古人讲过:人一呼八万四千毫毛皆开,一吸八万四千毫毛皆合(皆闭),是说人体一身有八万四千(形容很多),一呼气时毛窍就开了,一吸气就合上了,一呼一吸毛孔皆呼吸,这不都是讲人体气机的变化吗!如果我们结合当代科学知识,也可了解我们呼吸的空气,虽然皮肤感觉不大,但肺在呼吸时,通过肺里的粘膜进行空气、二氧化碳的交换,粘膜也属于表皮,是人体里面和外界接触的皮表。人体外边叫皮表,人体里边的管道、管腔也是皮表,不过不叫表皮而叫上皮。这不是皮表和外边进行交换么。吃的食物到胃肠道里消化吸收,也是在皮表上进行物质交换的。所以,我们讲人体和外界大自然进行物质交换,是在体表上进行的,然后一层一层往里渗。这样的生命规律,古人讲过,与现代科学道理也是符合的。对这个问题要这样认识,这也是智能气功一个重要的革新内容。
  静功。智能静功在功法学里有坐功和卧功,三心并站庄放到动功、静功都可以。静功虽然过去没有着重传授,但作为练功方法,同样也是集合或吸取了许多练功诀窍和不传之秘。如书中揭示的那些七星练法,卧功转一二三、三二一等,智能气功没有把静功作为主要的练功方法,但书中要有这些东西,其中有些练法古人没那么讲过,我们把它分了分,把练法也编了编。古人的坐功,也不是那么坐的,有些虽然是老师传的口诀练法,但原来也不是我们摆成的那个样子。我们把它更加规范化了,而且把静功作为我们练动功的补充或辅助手段。当你没有条件练功时,如要休息了休息之前躺在床上练功;或者夜晚醒了,愿意躺在那里或披上衣服一坐练练也行。作为练功这叫补助或辅助练功。一般地说,我们不注重静功,因为它练起来比较难一点,意注窍点的位置还要现找,要去记。有人说,庞老师,你以前讲不搞特殊意念活动,以“七星”来讲,一、二、三,三、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这不是特殊意念活动吗?如果你这样想,看看还是特殊意念活动吗?意念注意这个位置——手,一、二、三、三、二、一,你想这个地方,意念往那里一注,还是意念与形体相结合,不管别的东西,只管什么部位,你把它点一下就完事,这与总的练功规则是不矛盾的。比如练坐功,交叉呼吸,两边对应呼吸,你觉得皮肤会呼吸了也是正常的,也是与生命活动结合在一起的。总的来说,虽然表面看来似乎有点特殊意念活动,但是,你要认真地分析也不矛盾。我们练动功是练形体,意念与形体相结合,通过形体动作引动气机变化;意念配合声音,通过音声振荡引动气机变化。静功,也是用意念和形体相结合,关键是用意念的主动性来引动气机变化,这比动功稍微难一点,而且不便于大范围的集体练功。如练卧功,一开始就卧倒不好练;练坐功,有个椅子在课堂坐坐还行,在外面盘腿一坐就不行了。而且,坐功要讲呼吸,呼吸气,练呼吸操,弄不好把肚子吸胀了不舒服了,所以对静功没有全面推广,关键是它不便于大规模的集体练功。当然,作为一种辅助的方法是可以的。另外,智能功每练完一节功最后都要静养,收气静养就是静功嘛!站着练静养,安安静静,这也是静功。
  静动功就是自发功。自发功现在连讲都不讲了,恐怕今后五年之内也不会讲,五年之后讲不讲,到时候再说。如果讲,把书一写,同学们把理看了,一动一搞,学不学一说也都会。现在好容易全国搞自发功的“疯劲”下去了,出的“疯子”少点了,现在再抗搞自发功就不得了。一旦智能功在全国大发展,成亿的农民练功,不要说百分之一出偏,就是千分之一出偏也不得了。那得有多少万疯子啊?!因此,不能搞这个东西。对三种功法只作个简单介绍。

第二个问题  智能气功练功的三个阶段

  智能气功一开始练功是初级层次,慢慢练功到中级层次,再练功到高级层次。我们把练功的整个过程划分为三个阶段:外混元阶段、内混元阶段、中混元阶段。前几年有人说,“庞鹤鸣画蛇添足,混元气就混元气嘛,还来个外混元气,内混元气,中混元气。”其实,我们讲的是外混阶元阶段,哪有什么外混元气!我讲外混元,内混元,中混元,是指练功的三个阶段而言的。这个“混元”我们在混元整体观里讲了,有它的名词概念,也有它的动词概念;它可以标志混元气,也可以说是“混化”的意思。混元气学说,混元气理论即混化理论,“混而化”。这里的“混元”是指“混化”而言。
  第一,外混元阶段。外混元是指到外面去混化,两种以上的东西——混而化。什么叫“混化”,是指人体的意识和外面的气、大自然的气进行混化,而这个过程主要是在人体外面进行的,所以,我们称其为外混元阶段。这阶段练功功主要在外面混化,然后往里收。
  

  外混元包括三层意思:
  一层是指意念和大自然界的混元气进行混化。意注虚空、注花草树木都可以。意注虚空,意念往那里一注意、一放,我们的意念——意元体这种混元气——最根本的脑细胞的混元气就散出去了,意念往虚空那里一放,和虚空一结合,就和虚空混元气混化了。这时,我们要想外面的虚空空空荡荡,空空荡荡又不能想成什么都没有,而脑子里应该是觉得外面有个东西,模模糊糊,恍恍惚惚的东西,意念往虚空一放、一推一拉,也要模模糊糊,恍恍惚惚有个东西才行。如果是想象成什么都没有的空,就成为“顽空”了,这样,练功效果就差了。与其{宁可}想得浓一点,也不要想成没有。想成什么样子?下次讲课再具体讲,简单说,不能想成什么都没有,要模模糊糊地感觉到,例如,在天睛时,夏天的早上,往远处庄稼地里一看,似乎模模糊糊,象烟又不是烟,也不是雾,往上蒸发的那个东西。看成是雾,气的颗粒太粗了,太大了。可是,没点具体东西又不好想。冬天,视力比较好的同学,早晨在阳光下看雪地,上面有白茫茫的一层,呜……晃晃悠悠地往上升,也行。如果什么都不看,就不好想了。要想象有非常小的小颗粒,有了小颗粒的概念,小颗粒一动,脑子里就容易接受了。这就是外混元的一个层次、一个内容。再说一遍,要想虚空的混元气,一想虚空,虚空里空空荡荡。会想的还可以这样想:你在这里练功,山围着你,你可以想山就是虚空,花草树木也是虚空,一聚,混元气都向我这里来了。但绝不能想具体的树,具体的山,应是连山带海,带树空着一齐朝我这里聚。练功这么想,组场调气治病也这么想,混元气都为我所有,为我所用。
  第二层是自己躯体周围的气,这一层气,练功不练功不一样,一般不练功约五十公分左右,练功可能多一点。这个气,实际上是人体的气和外面的气交换的关键部位。你想外边大自然的混元气,意念一开,毛窍跟着往外开,人体的气也跟着往外来,以意引气,把里面的气引出来了,并往外张开,范围大了;想外边的混元气,意识和外边混元气结合,一加工,它就有了人体混元气的特征;这时再往回收,其实,还是你躯体周围的这些混元气。如果为了更好地练,一开始意念想天边,想不过去怎么办?你就想周围,从周围一米远往回收。可是,周围有同学在那里练功,一伸胳膊通的是他们的气。所以,让同学们想虚空,想远一点,是避免周围的人对你的干扰。如果周围的人对你没有干扰,你可以就想一米远,一米五、两米这么个圈圈,一开、一合、一开、一合,这样,可能效果会更好点。但是,如果摆脱不了受干扰,一开开到别人身上去了,这就不行了。所以,让你把意念放到外边去。我们讲外混元,人体周围自身这个混元气,人体周围自身这个混元气实际上是练外混元的一个根本部位。气机的混化,里边气一出来,外边的气浓了一点、多了一点,范围大了一点;往里一吸,原来里边的气往里走,外边的气也跟着往里走,这个地方就开始化了,从远到近了。如果我们把第一和第二联系到一起,意念往外一开,意想天边,但不想具体路线,想完天边想体内,从外往里一收,收的时候可以具体点,从天边到周围到体内,气跟着进来,就把大自然的气和自己周围的气结合在一起了,这是第二层意思。
  第三层就是周身的毛窍、穴道。毛窍、皮肤、人体里边的肠胃道、呼吸道这些皮表要和人体外边进行交换,皮表要通透。如果我们经常注意这些皮表部分,混元气从里边呼呼地出来,呜呜地吸进去,很多很细的小孔是混元气进出的通道,混元气经过这些通道一出一进。一开始,可以先注意肉皮的汗毛孔,出来、进去;再注意皮表的许多细小的纹,出来,进去,这也是外混元的内容之一。所以,我们每一个开合应该有这三个内容。书上说,一开开到天边,一收收回体内。书上是这么写的,其实,外混元包括有这样三个内容,也就是三个层次。一开始想天边、想体内最好想;再挂上想躯体周围,难度就大一点。有的人练不好,开始是想着躯体,慢慢到周围,慢慢再向外开出去,成了以意领气;要不然就是:外开,先想里边,嘟,一下跳到外边去;内合,从外边,嘟,一下又跳到里边来,当中这个过程想不起来。到了第三层,一开,得经过皮肤,呜……出去了,合,呜……进来了,这就更难一点。之所以给同学们讲这三个层次,是让大家懂得,平时练功要慢慢地去体会、去用。将来练捧气贯顶法,就不能象过去那么练了:一推推到天边,一收收回体内;天边在哪——虚空,体内在哪——里边就行。你们练就不能那么简单了。大学生就得有大学生的练法。一说天边,从里呼……开开,所有的毛窍开开,一开,气就自己往外跑了,意识里边的气孔多了,再想用意念领也领不上了。 开,气从毛窍、穴道经过身体周围向四面八方冲出去了;一合,气从天边、从四面八方、从身体周围经过毛窍穴道合进来了,一开一合就这样练。所以,练外混元也不是那么简单。
  如果懂得外混元这个内容,再看外混元的练功效应,就可以体会到,外混元效应有三点:第一,可以强化人体与外界大自然的联系,一开、一合,内气出来,外气进去,这就把人与大自然的联系强化起来了,把人固有的联系功能加强了。第二,能够更好地吸收外界混元气,变成自己的混元气。第三,使人体功能状态从常态向超常态进展,可以体察到气,敏感的人可以直接产生各种功能,但这个功能比较低一点。当然,练捧气贯顶法、练外混元,练法是直指本元的,可以直入上乘,但就一般来说,可以产生这三个效应。有人要问:练一个外混元为什么能产生以上三个效应?甚至超常智能都可以练出来。确实,练一个捧气贯顶加上三心并站庄,有的地方三心并站庄都不教,有好多病就好了。从效应上讲,因为人和大自然的联系加强了,混元气吸收得多了,人体正常功能强化起来,病自然而然好起来了。因为正常的人,不练功的人,正常生命活动就是这样维持的,也是这样进行的,人体里面各种正常功能所进行的与大自然界的物质的、能量的交换都是在外混元这个层次上进行的,呼吸、消化是这样,人体往外排泄废物也是这样,都是在体表进行的。如果我们能把这个功能强化起来,人体正常健康水平就提高了。人得病,就是这个交换过程或吸收、或排泄障碍了,不正常了,这就是病;如果堵住不通了,一点也不通人就死了。这说明有时体内出现的变化现在的医学还解释不了。记得在70年代我在药厂当大夫时,一天夜里出诊,病人腹痛难忍,检查后知道他是气脉堵住不通了,于是给他扎了四针,扎进去然后捻针,带着气搓、搓,好多胶状的纤维都裹到了针上,针粗了一倍多,针上很多白粘的丝,起针时带出了很长很长的丝,四个穴位扎完,痛止住了。哪个穴位不通,练功以后能感觉得出来。说明人体内某个气脉不通了,体内的组织液、津液就不能很好流通,并带有很大的粘度,应该是通气的地方变成粘的液状,气老不通能够死人。过去叫痧症。痧症有很多种,到底是什么病也不好说,很快能死人。人体的内气外气交换流通,一旦完全闭塞人就死了。我们练外混元就是使内外气要通,体表气要通,体表气要畅通,肠胃里吸收营养、排泄废物要畅通,呼吸道、粘膜要畅通,越畅通功能越强,人的病就会好,人体的健康度就提高了。皮肤是这样,往深处去,每个内脏都有膜,那是内脏的“外”。外混元是一层一层进行的,(如图)智能气功

  人的整体和大自然的内外交换在皮表(图中A部分),内脏器官内外交换在脏器的膜(图中B部分),细胞也有膜(图中C部分),和周围组织进行内外交换,这样一层一层地交换,与外界大自然交换,人体内部组织互相也要交换。我们说的外混元主要指A部分,但将来讲混元气时讲膜络之气,包括B部分也包括C部分。讲外混元严格讲是指A部分,扩展来说,B部分、C部分都属于外混元的范畴。不过,练气功人的外混元和正常人的外混元有一点不同。不练功人的外混元是不知不觉地自然进行的,它自己该开就开,该合就合,人没有主动性,不知道怎么样是好,也不知怎么避免坏。捧气贯顶法这个外混元,是我们知道了人体的生命活动就是这么一开一合、一出一入地进行的。在懂得人体生命活动这个规律以后,可以利用这个规律,通过意识活动来强化它,人就有了主动性。一般的讲捧气贯顶法不讲究呼吸,自由呼吸,但真正熟练了,有的人与呼吸一配合,不知不觉一呼气就往外一开,一吸气就往回一合。将来慢慢地功夫越上涨,呼吸就越慢,动作也就越慢,有的人可以一分钟作一个呼吸,普通人是一分钟18次,以后10次、5次呼吸,慢慢地开合就会自然地与呼吸相结合了。一呼气开出去,一吸气收回来,就把意念与呼吸、与气结合到一起了。但是我们一般讲功时,不要讲这个东西,为什么?一开始不习惯反而会出毛病,把气憋住,管呼吸管不了手,管手管不了呼吸,意念结合不起来。一般我们在外面教功,都说智能功不讲呼吸,就恐怕把呼吸搞错了,出了偏;不讲呼吸,呼吸是自然的,就不会出偏。但是我们练功熟悉了,还是应该与呼吸不知不觉地配合在一起,自然地形成一个规律。
  第二,内混元阶段。什么叫内混元?内混元是人的意识和人体里面的气进行混化,内混元的形神庄是与躯体混元气相结合,五元庄是与脏真混元气相结合,总的都是人体里面的气。如果单纯练内混元功,意识守在里面。智能功从捧气贯顶到五元庄,动作里面都包含有从里往外出,从外往里入,都有这个出入过程。实际上我们在练功时还不能完全这么区别开:这就是绝对的内混元,这是绝对的外混元,做不到。如外混元推、推出去,意念出去了;收、收回来,但当你做导引时,外导内行,意念从里面走,也是和里面的气相结合。搞外混元时,也会有与体内的气相结合;同样,我们搞内混元练功时,也会有与外面的气相结合,意念往外一放就出去了。但是,练内混元时是以人体里面为主,练横通又是里外出入。因为智能功练功的目的,就是把练功内外出入的层次一层层往里面深化进去。我们分阶段是为了讲着方便,练着方便,实际上硬要把它截然分开是作不到的。
  练内混元,必须在练外混元基础上来练。如果不先练外混元行不行?也不是不行,一开始难受一些,主要是抻筋拔骨难受。练形神庄、五元庄都是抻筋拔骨比较厉害,对病人来说,有点不舒服。所以,应该先练捧气贯顶,气比较充足了,在外面的气通调比较好的前提之下,再练内混元就有了基础;而且练累了,练外混元往里边收点气,气也容易进去,这样,功夫容易长,能便于调剂。不是说不练外混元便不能练内混元,其实,先练哪个功也不是不可以,就是先练哪个功更方便一些,更加容易取得效果。这是对大多数人而言,对某个人不一定,有的人也可能一下就练难度较大的功更好一点,但对大多数人还是一层一层从外往里练好。
练内混元有什么效应?书上讲了几条,我想一般地说说就行了。效应是对整体练功的人来说的,练内混元主要是:
  一、提高意识主宰、指挥气的能力。这一点与外混元似乎不相同。外混元是结合的能力,但里面也有指挥,一结合往回收不也是指挥吗?一开,往外引不也是指挥吗?为什么练形神庄、练内混元要强调意识的指挥能力呢?因为人体里面的气在人体里面流行,要渗透到更深的层次去,比外面难度要大一点。外面毛窍一开,气就出来了,往里一合,气就进去了,这个过程正常人都有。可是到人体里面就不一样了,练形神庄练皮肉筋脉骨,要一层一层往里透。这些地方的气平时靠意念引导进去,进得比较少,主要靠气脉和血脉自然流行才进去。因此,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我们用意念与形体结合把气引导进去,必须使我们意念和气结合的能力更强,而且,指挥这个气的能力也更强。练五元庄也是如此,五元庄内脏气更不能动它,通过练功之后,慢慢我们意识才能调动它。“意识不是不能调动经脉之气吗?”对!意识不能调动经脉之气。但是我们练功时,随着局部意识的集中与注意,意念往哪去与那里的气结合得多了,密切了,那里的气就多了,渗进去了,渗进去多了,意念往那里一放,气就进去了。为什么把提高意识主宰、指挥气的能力放到内混元里来,为什么外混元不讲,就是这个道理。
  二、使精神的自主性与自控能力得到强化。情绪稳定是一个方面,还要使自控能力、自主性得到强化。怎么强化?就靠在练功时感到难受时的坚持。一腿痛、一腰痛,坚持!坚持!这不是自控能力吗?你们站的四平马步桩,开始站二分、三分钟,还超不过五分钟,一站腿就酸疼,浑身疼没有劲,还要栽跟头。怎么办?咬牙坚持,不能栽!不能栽!要想起来用腿一支一起就得栽哪儿,得头顶往上顶,下颌往回含,身体往上拉,才能起来。这也是在练自主能力、自控能力。练得难受了,“不难受,它难受我不难受”;腿难受了,“我不难受,意识不难受”,“意识愉快着哪!”把意识与形体分开。腿,不是我;心脏跳,不是我,意识(我)在意元体里边哪!这样意元体发挥了作用,慢慢自控能力、自主能力就强了。“腿难受,我很轻松。”“腿疼、疼,是一块死肉,要把它复活,快点活!”气通过去,气多了就活了。把意识和形体分开,意识的自主能力、调节能力就强了。这样做,说着容易,到练功时间、真加码不容易了。所以,要随着练功进度逐步加强,功夫长了,幅度加大,负荷量就大了,意识的调节能力也就增强了。为什么给同学们加幅度,因为前面得出了经验教训。原来我总觉得一站庄高度入静,实际看来静不了,一站一两个小时也没事,现在站马步庄两分钟都站不了,为什么?加大了幅度。年初,我带老师们站庄,有的受不了甚至吐了,后来能站了,慢慢地往上加难度,难度加得越大,功夫长得越快,意识的稳定度和自控能力、自主能力越能得到强化。能吃这样的苦,才能长本事。练功夫没有一个是舒舒服服的,整天象吃冰糖葫芦那样舒服是出不了功夫的,非得吃苦才行。吃了苦还能平衡,平衡了,功夫就长了。练内混元时吃力,就是这个道理。
  三、意元体的体察能力得到一定程度的开发。例如:查气、看气、体察身体里面的气、内视等。这要求练内混元时要集中注意某个地方,练哪里注意哪里,经常注意它,慢慢意识与那里的结合程度就提高了,提高了就慢慢体会到了。怎么去体会?练形神庄做一个动作,做哪,先想百会,从百会下来往哪儿想,如练胳膊,从百会下来,从里边从中间到胳膊上去。练哪节时往哪想,这样就加强了意识体察的功能,体察身体里面的变化。这一点书本上没写,练功也没讲过。这个问题应属于练超常智能的一个方法,现在告诉同学们,以后你们练功时加强这样体察的锻炼。先注意百会,从百会下去从里边走……哪里做动作到哪里。一方面是意念引气,也是加速体察功能的开发。
  四、使人进入初步的精神与形体的完美健康。有人说:“我们练到中级功,才初步完美健康呀!”我们现在的人还都不美,也不“完”,虽然都不缺胳膊少腿,但功能不行。把人练得完美可不那么容易!要达到初步的完美健康也不容易。很多人对健康水平要求太低,认为能干活、能上班、不闹病就健康了。不得病是体格健康,五脏六腑都没问题是内脏健康,还得精神健康。有的人听两句不舒服的话,回去气得呋儿呋儿的,肚子胀、心口满,吃不了饭、睡不了觉,量血压高了;有的人一着急,也是吃不了饭、睡不了觉,这都是精神不健康,精神稳定度不够。有的人脑子不好使唤,同样是精神不健康。初步达到形体、精神全面完美健康很不容易,真正把内混元通了这才能算初步达到,真正的精神、形体全面的完美健康,就不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现在还难以找到这样的人,所以也不好形容。我们要加紧努力。
  五、增强躯体混元气与脏真混元气的混化过程,把人体内一般的,自然的人的混元气强化起来了,但是神还谈不上。
  第三,中混元阶段。这一阶段是练功从中级向高级阶段过渡的时候,也是混元窍开启之后的练功内容。练五元庄混元窍开不了,谈不到练中混元。最近有人来说“我中线、中脉都练通了”,我说,中脉、中线是什么你都不知道,你练通什么了?他说“从脑袋到会阴窍一个管”,我说那是道家的中脉,不是我们的中脉。中脉混元得从混元窍开,开了之后从两头往外抻,从那往外,上边走、下边走……这么变的。我们的中脉与道家、佛家的中脉都不一样,练的方法也不一样。混元窍不开谈不上练中脉,从中脉到中线,然后到混化归元。中线混元只是一个线,是无形的了,意识得达到高度的静景,有高度的分辨能力才行。中混元就不多说了。
智能功的三个阶段和动功六步功法是一层一层安排的。其实,智能功每一步功都是直指本元的。练哪一步,就练一步,深入进去也可以从初级练到高级上去,随便哪一步功法都可以,那是因为在练功中有不同的练法。前面讲的六步功的练功层次(见图):六步功是一个整体,一步功外混元内外通;二、三步功内混元在身体里面冲,向这个方向冲,向那个方向冲,也有内外通,到最后中混元,是一层一层冲进来的,不同功法一步一步往里面走。这六步功象是登一个梯子,一级一级地冲上来,就都通了。另一个办法,不按这样练,就只练一个捧气贯顶法外混元,练内气外放,外气内收,皮表层次,以后进入到体内皮肉筋脉骨、五脏的层次,再往里面冲、冲,也可以进得去。这里面有一个练功方法的不同:前面六步功是功法的层次,还有功夫层次。练哪一步功都体现有功夫层次在里面,一个捧气贯顶你就推收,推收,光会意念引气,气就出来进去,这也是一个功夫。有的人练几年捧气贯顶病没有练好,练形神庄病也没有好,练五元庄病仍旧没有好。按道理讲如果真把捧气贯顶法练好了,你的病都应该好了。所以我们练了不同步骤的功法,不等于功夫高了。但是你练一个功法,不等于功夫不长。这里就要讲清,练功夫还有不同的练法,即练某一步功,还有具体的不同练法,如捧气贯顶、形神法、五元庄、中脉混元,不论练哪步功法,都有具体练法的不同,练法中还有功夫智能气功
  在练法里,有形、气、神的不同练法(这样分法古人没讲过,是我们归纳出来的),即有形的练法、气的练法、神或神意的练法。一般来说,武术气功多是偏于形的练法;道的气功、真正道家(练丹的)偏于气的练法;佛家气功偏于神意的练法。当然,这并不那么确切,但一般地可以这样说。而且,对形的练法、气的练法、神的练法,也不要把它看得非常孤立、非常绝对。练形体也必然要把意念集中形体,练形体的武术气功,它也得靠意念,没有意念同样不能练功。练武功的讲究“练拳身边若有人,对敌身边若无人。”一旦要和人打仗了,身前若无人一样,老注意身前的人,拳就打不出去了。形的练法是把意念集中到形上去,通过意念和形体结合把气也集中到形上去,通过意念和形体结合把气也集中到形上去,这个练功过程,神和气是服务于形的。这样练功,身体强壮了,神也坚强了,但神的坚强是在练形体这个层次上强化起来,它的功能也是以形达到超常为最特殊。如武术气功动作可以很矫健、迅速,力量很强大,跑得非常快,不怕打甚至刀枪不入,这是意念落实到形上,穷追不舍以形上来了。当然,过去武术气功在初级层次到中级层次时,它是把神和气集中到形、服务于形的,最后武术气功也必须把形脱开,把形扔掉,而去注意神和气,这才是过去讲的“武道通仙道”。
气的练法主要是道家的丹道功。丹道功一般地注意元气,一开始练呼吸,再练精化气,练功从始至终都是把气作为根本内容。练功身体里面有气了,气脉畅通了,然后把气聚起来,再改变气的状态。实际上就是一个气,最高层次达到气化的人。人气化了,就不是有形体的人了。所以,丹道功到了高级程度,人能穿墙越壁,有形就过不去了。武术气功的形的练法再好也达不到穿墙越壁。气的练法是神和形服务于气,也必须靠意念去练气。神往气上去集中,形体属于精,精也要服务于气,不是要强化形,而要强化气,把形练得并不是非常魁梧、健壮,貌似弱不禁风,实是静如秋月,动如飚风,好象窈窕淑女,表面脆弱,真的一动力量,很了不得,既快且猛。
神的练法以神为主,或叫神意为主,形和气都不管了,反而服务于神了。佛家禅宗基本是这种练法,完全从意识里练功。当然,这种练功听起来容易,只是“想”,一般的想好想,真正达到神和意能结合,形和气服务于神,那是很难的。以神练功是最难的,不管形,不管气,就练神,气发动得比较慢,所以,真要达到高级层次,确实较难。佛家禅宗那么多人有几个练得很好的?真正练禅宗的和尚大多身体不好,他光注意意念,不注意气和形,结果意念没开发了,形也没练好,神也没明。我们不主张这种练法。如果练功练不好,身体没好,精神也没好,最后很难达到理想的结果。
智能气功不是神练法、形练法、气练法,而是神气并重,神形并重的两种练法。两种练法都是功夫。
第一种,神气并重
  “神气并重”是练功的一种练法,练功的诀窍与功法不一样。捧气贯顶,形神庄,五元庄这叫功法;神气并重指练各步功法时着重练什么。练智能功从始至终总是注重神和气。古时道家等有名的功法讲人的生命活动就是神和气,练功、练丹,就是练神和气,而不是说练精、气、神。当然,我们讲的神和气和古人讲的神和气是不完全一样的,所以显得新鲜一点。神气并重的练法,过去我讲了四个层次,实际上应该是五个层次,后面有一个层次没讲。
  第一步是“神念气”。要求意念和气相结合,意念里老想着气,就如同相信亲人和好友一样,总是惦记着气,注意气,想着气。不过一开始并感觉不到气,“那去想谁呀?”过去讲是想内气,智能功是内气外气都想。“可是我一个也想不到怎么办?”人体里的气想不着,就以想外气为主,总想着外面的气,吃饭走路想,干什么事情都想。外面的气如自然虚空之气,恍恍惚惚,晃晃悠悠……“还是想不起来”,就拉气,两手一张一缩、一张一缩,没事就拉气,拉气有感觉了,再想身体,给自己身体拉气,晃一晃感觉到气了,就想对气的那种感觉。你还可以找点相似的东西去想,去感觉。如:气非常细,而看到的东西都比较大,就逐步缩小例如这个粉笔头,把它变小,再小,再小,到粉笔末,仍然和气的距离差太多;那可以看砂子,砂子也比较粗;看灰尘,阳光下的灰尘颗粒也太粗,气也不是那个样子。所以,气离我们生活好象太远了。“神念气”要想念气,不会想就得给自己找些办法,找点相似的东西,模模糊糊极细微的东西,能够经常意念这些东西慢慢就好感觉了。怎样感觉它?用手拉气,能够用手摸到气了,你就给自己聚气,聚、聚……再摸摸这里的气,那里的气,感觉感觉,要经常这么做。要不然“想气”没法想。就这样想外边的气,自己给自己造个型,在外边造型不在人体里边造型没关系,因为人体里有它自己的规律,你造的型不符合那个规律就会有矛盾。想外面,在人体外面把意念集中起来没有关系,这样就容易有所感觉了。经常这么想,这么回忆,经常惦记着它。我上次讲“三心并站庄”讲过晃荡,要悠悠忽忽的慢慢晃,晃得越慢,体会得越深。眼睛有时可看到冒金星,金星不是气,是视觉幻觉或视觉痕迹;有的是空气当中灰尘折射的线条的信息,有三角的、圆的、方的、尖的、不同形状,那也不是混元气,那是空气灰尘和空气分子互相碰撞之后放出的信息量。我们不看哪个造型,我们要看的造型是模模糊糊、晃晃荡荡的感觉。按道理感觉的东西不应该叫神念气而是神观气,所以神念气与神观气这两者之间不好划一个分界线。你只要想着气,想着它就等于在观察它,慢慢就感觉到它了。所以,“念气”、“观气”这两者之间,往往是念气念到心非常精诚的时候就是观气。只要你精神非常集中,一集中就聚得多了,就会有感觉了。但是要注意,当“念气”念得很好时,气一聚就出了光球、气球,那时你得把它散开,不散开慢慢就着到形上去了,就不是气了。
练外混元时有大自然的气,有人体周围的气,想人体周围的气在日常的生活、走路时都可以做:意念把人放大点,走路横(hèng)着走,占地占大点,走路时想着我人很大,这么大(此时庞老师把手向两侧张开,比划着人身体象一个膨胀开的大气球向前后左右,四周胀开),走路时尽量别碰着别人,真是人多了挤不过去,我就想把气透过去,我是这么大一个大胖子,象个大皮缸似的走路晃晃悠悠地走。你就这样总想着周围的气,抱着身体周围那么大一个大气团走,把气拢住,一点也不丢。人家看到了说你们师资班怎么啦,练什么功啦?“这就是神念气”。如果你时刻有这么个意念,真这么做,保证过不了多长时间你就感觉到气了,因为你把意念加进去了。你把气一抱,很大,还抱不起来,别人一摸也感觉到了,“怎么回事?师资班怎么碰不得,离老远人还没到,气就挤过来了?”你真要这样抱着自己气走(庞老师把手在身前张开,真象抱着一个大气团。众笑。“别笑呀!这是练功”),抱着自己的气走,要经常这样注意。开始气抱不着,慢慢就抱住了把气抱住之后,将来要合都合不拢,这时肢体的力量就足了,不怕累了。因为你们没把气抱住,气都跑了,你们自己没加意念把它封住,不是要做个罩封它,而是经常注意它,从里面把它带起来,慢慢里面的气、外面的气就连成一体了。象这些地方(庞老师在体前的50公分处前后摆动)气的出入量都是很大的。神念气就讲这么多。
  神观气。神观(gùan)气,观是观察,体察,特殊的感受。“观”并不是让同学们睁大眼去看,可以睁着眼,也可以闭着眼,刚练时,最好把眼眯起来。
“观气”先观察外边的气,什么气都可以观,观太阳、观月亮、观花草树木,观山河湖海,到哪里看哪里,眯着眼睛,看什么都雾气沼沼迷迷茫茫。有人说,“这样比神念气好练”,但观气还要一步一步往细处走。一开始观气,观树的气最好观,能量不足可以借太阳的气。先看太阳,早上睁着眼看三五分钟,再看树木,白茫茫的一片。因我们气不够,太阳给眼睛增加了能量,通过视力到脑子里直接联过去,反应就大了,再看树的气就看到了。以后慢慢不看太阳也可看到树的气了;再看花草的气,再看山的气,看空中的气。看空中的气开始也要眯眼看,眼睛眯小了以后,根据光的散射和折射原理,容易把看的东西放大,眼睛一眯视力集中了。眯着眼看时要把精神往里收着点,看着有气就往回收,往回缩,这本身就是练功。相传孔夫子和弟子颜回登泰山看数百里外的“吴门白练”(吴门有人在洗白丝),颜回用神光看出去没收回来,把神光丢了,人就死了。当然咱们看气不会把神光丢了,但你把精神往外放得太多了同样也不好。看气要眯着眼看,注意安静,往里收着,有一搭无一搭地看,看见了也好,看不见也好,都要眯着眼安静地去看。没事就可以练,走路也可以看,但都得精神集中才行。
再一种是看身体周围的气,不要看得太远,以看手为起点。手的气比较明显,先眯着眼看,看着了就不眯眼了,睁着眼看手拉气,拉气,拉气,反复地拉,反复地看;以后不拉气了,只把手动一动,看手上的气有没有变化;然后,照着镜子看头上的气,把手与头放一块拉一拉气(手在头两侧),看有什么变化;再看身上的气,拉一拉,有没有变化。反复地练,没事就看,真象是着了魔似的去看、去练。练形神庄“平足开胯分前后”的开后胯,往前腑身拱环抱时看大拇指;练捧气贯顶法第一节时看两手形成的三角,拉着气、眯着眼看,这都是神观外气。如果我们把观外气反复练、反复练,在开后胯向前腑身环抱时手也可以立成三角,塌着腰,收回下颏,把眼皮翻着往外看,姿势可能很难受,但这样安安静静地看,注意大拇指的少商穴,练到5-10分钟,有人可以看到那里冒白气。至于气的颜色,物理学讲光线透过分光镜可以析出不同的颜色,颜色是电磁波的不同波长,这是牛顿试验的结果。可是他的同代人歌德也作了试验。他认为光线的颜色就是人的感觉,是物的影子,不存在红、白、绿等不同颜色。歌德讲的有一定道理,因为空中的光线根本没有颜色,颜色是光线碰到东西以后折射出的影子。歌德的试验作得也很详细,但没有科学家承认它、传播它,都承认牛顿的试验。歌德用分光镜看万里无云的天空,没有七色光,如果周围都是白色的东西,也没有,七色光颜色是光线碰到物体后产生的。有时练气功出来颜色用仪器也测不出来,因为气没有着于别的物上,颜色不好出来。歌德还在一个黑屋子中点根蜡烛,旁边放支铅笔,用分光镜看铅笔是黑色的。所以说颜色是人的感觉,有不同颜色是光线和物的影子给人的一种整体感觉。刚才讲的冒白气,白气用光学仪器照不出来,用眼可以看见。气是整体的,将来会看气时,慢慢就会从气里感觉到别的东西,看得细了,可以看到里面有生命的很多信息,或者说,人体生命的全部信息这里都记载得有,包括我们走过的这多半生的信息中大一点的信息这里面都有。会看气了,还要慢慢会查气里面的信息,只要认真练,慢慢就能感觉到。
从看气开始进一步深入,先从外边面看,慢慢地气渗透到人体里面来去了,这就叫透视。这就需要看气时精神都注意到气上去,精神与气结合就把形体忘了。因为精神与气相结合,神观气时神与气结合了,神就非常精细了,就能够穿透形体了。神观气,从看外气到内气,精神集中,集中、集中……慢慢地形体没了,不知不觉就渗透到里面去了。同学们练功夫还可以在中午休息时眯着眼睛看窗楞,窗楞外面迷迷噔噔象是有气,眼皮稍微一动气没了,再眯着眼看,又往外冒气,有时一边,有时两边,有时气和窗楞溶合了,里外能渗透过去。总之,要长本事,教给了你方法不练还是不行,得经常这么做,没事就看、就练、就想。所以神观气比神念气好练,一旦能神观气了,再念气就好念了。如果你能感觉到气,再练捧气贯顶法感觉就不一样了。所以,神念气虽然属于第一步,但是同学们可以从神观气着手,有了基础再念气。感觉到气了,一摸,“今天气这么大”;一看,“气在这儿哪!”这时基本就可以了。记得教我练太极拳的老师讲过,练拳先摸摸你的气有多大。太极式上这个动作就是问自己气的。气就这么多,练动作不出这个圈,“不要出”(不要出角,总在气里边打)。练智能功也要懂得问气。会观气以后再念气,摸摸气有多大,练捧气贯顶如果会看气摸气,知道自己有多大,就在自己的气圈里摸着气练推收,感觉可能就不一样了。开始练捧气贯顶时要求舒展大方,等到会摸气以后就不要管姿势是否舒展大方了,摸着气是最贵重的。因为开合中观气、念气是关键,而且一开始就要练这个。没有事情就要练拉气、看气、体会气,摸你自己的气在什么地方。{你们怎么不动啊?我这里讲着,你不比划着怎么接气?——根据老师的录像增加}两个手对着拉,小拉、大拉,慢慢气可以拉得很大,像抱个大气球,有感觉以后再去感觉身上不就行了么!这是用意念拉开来的,周围都这么拉气不就大了么!一拉气很足就赶快往里收。经常这样拉,这样体会,一方面增加通透度,一方面增强念气贯气的功能。气不足你光说怎么也说也不行;等你气足了怎么比划怎么是。因此念气、观气是最根本的。想要看里面的气,等你会看外边的气,意识有了穿透力了就能感觉到里面的气了。感觉到里面气以后,有可能能感觉到经络的气。不过我们智能功这样一搞,内气外气一流通,经络气都受了影响,不一定能观到经络里面是什么样子,看到什么样子是什么样子。你们以后写练功日记,写得好的可以讨论讨论,老师们看了以后有好的我也可能看看。你们练功应该把感受记一记。至于什么样子先不必多管它。还是先看外面的气,对不对不管它,看到也不追求,看不到也不着急,反正你们能摸到气、感觉到气了。没有事就拉气,过去是在胸前拉,现在把两个胳膊伸出去拉(如两侧平举状);再两手立掌上下拉气。一起一落时,可以把指头往回翘一翘,把气顺着指头的方向拉回,让两边的气对上,等于在两边往回拉气,让两边的气穿过脑袋在上边碰上。现在穿脑袋不好穿,可以把肩往回拳一点(不是用肩往回挤)。肩臂往回拳着拉气,气就能整一些了;上下拉气时,两个手的气能够在头上边碰上了,气就比较整了。气在头上边碰胳膊就容易酸,气就不好感觉了。得放松一点,一开始胳膊舒展开向外拉长一点,圈大一点,抱着气球慢慢地动,两手正着(掌心相对)、反着(掌背相对)、平着(掌心向上),不同的方向拉。在体前的起落也一样,两手拉成一个整的气上下动。总之,要反复拉气。体会气。这就是神观(观察)气。
当我们练功到一定程度,不仅能感到气、摸到气了,一闭眼就感到是个气人、模模糊糊的一个气人,这个气人就在我身体周围,又肥又大,也可以很大,有时意念一拉,就呜……地起来了,就成为“法相”。外面的气人,如果象我说的抱气那样去抱,时间不太长就可以出来,真有那种一走路觉得过不去了的感觉。还有一种“气人”在里面,身体里边还有个“我”,这个“我”小一号,离我们外面的皮肤最多不超过五到十公分,一般五公分左右。这个人也是模模糊糊的,感觉它比感觉外面这个气要要慢一点,外面的气人是人体周围的气场,里面的气人是膜络里边的气。如果要细分,身体内外应该有五层:外面两层,皮肤一层,里面两层,可以感到有五个不同的形象。从外往里练,和过去的练功方法,结胎、结婴儿的练法是不一样的。最近我看到两本书和我们讲的有点相仿,可是,他是从迷信上讲的。说人有七个灵魂,七个人。过去的迷信是因为它不懂得练功就会有感觉,于是,就把练功感觉到的东西说成是灵魂,说成是神了。它说的七层,前面三层说得还可以,后面几层就描述不出来了。于是编出一个“幽灵体”。我们说既不是幽灵,也不是神,也不是鬼,也不是魂,就是气,是对不同层次的气感觉得比较快,是个胖胖拉拉的人,大胖子,很疏松。里面的人比较紧凑一些,但也是一个气人,不是实体的人。有了这种感觉你们不要理它,安安静静,该怎么练功就怎么练功,有了不要高兴,没有也不要懊恼。有了,也不要认为长本事了,可能就是敏感点,练练功身体气足了,把膜络里边这点气的形象给感觉出来了;有的人只是不敏感,其实都有。我给同学们说了以后,很可能时间不太长有的同学就感觉出来了,这就是书上写的“气态人”,一个是外面的,一个是里面的。至于再里面还有,同学们恐怕两年之内也感觉不着,所以就不说了。讲了容易产生误会。有些理论讲早了气功界会引起紊乱。我们讲的好多道理,目前这七八年都管用,差不多管到本世纪末,到了二十一世纪,也可能到九七年就会再加内容了,要一步步地来,讲多了达不到,也没什么意义。

第三步:“神入气中”
  在传统气功中有这一句话。道家丹道功结大丹时有“神入气中,气包神外”,这是结大丹时的练精化气了,把精都化成气了,下丹田、中丹田成为一个田了,这时气很足,一开始看到心下面有一个“圆沱沱,光烁烁”的一块东西,道家称此为“明心见性”。(按:把这种境界称作“明心见性”是错的)其实是精气,是中下田气比较充足了,气的质量提高了。还说,当你看到圆沱沱光烁烁时,一块雾气沼沼的东西,就必须精神专注之,过去叫“如龙含珠”不能吐出来;“如鸡抱卵”孵小鸡不能动弹,一神专注,“如猫捕鼠”,不能放松精神,把精神集中,集中……慢慢就“神气合一”了。“神气合一”即“神入气中”。这是传统气功的神气合一。我们讲神入气中跟它的道理相似,但又不等同。一般来说练到神观气,能观察到身体里面的气了,这时可以搞神入气中;观察到身体外面的气的时候,也可以走神入气中。所以我们讲神入气中是两个内容:一个是身体里边的气,里边真气充足了是神入气中;感觉到外边的气了也是神入气中。无论是大气的气中,还是人的气中,做法都相仿佛。当你观察到气了,就可以闭眼去注意周围的气,周围的气慢慢往外扩展,扩展……慢慢把意念就忘了,光注意周围的气了,神就到气里边去了。一开始观气时,是气在一方,神在一方,两撇着。现在,身体周围都有气,从一个地方看,看上边、看下边、看周围一圈都有气,神不是就在气中了么!过去说神入气中很难,练智能功后神入气中就比较容易了。一般来说,我们练神入气中是指外边的气中。练得会看气了,一看这里有气,那里有气……周围都有气(“看”不是晃着脑袋看,而是身体不动,用意念看),从上到下周围都看到了。这个看是从里往外看的,所以,智能功用外气的方法练“神入气中”非常容易,因为本来人就在气当中,如果能认真地观气,就会觉得“我本来就是让气包着哪”。要从理上懂得:人本来就是在虚空之中,在大自然混元气之中,本来它就是包着我们,只是由于人们把“我”这个意识太突出了,外边的东西没有了。在意识里把我放小一点,消一点,把外面大自然的混元气看重一点,“周围都是浓浓的混元气包裹着我”,你的意识自然而然地形成我在气中了,神就自然而然地在气里面了。一旦能从意识里面悟开它,不仅是从道理理解了,而是真正感觉到了这个内容,心里亮堂了,那就不一样了,再练功就是以天地虚空为炉鼎的最最上乘的练法了。那就是以虚空为炉,以天地为鼎,以自己的精神为药材。但到底怎么练,没人讲过。我觉得,如果真正能够把自己放开,把大自然混元气加重,那么,你走到哪里都是在气当中,大自然的气都在熏陶着你,只要你意识一平稳,那就是天地虚空为炉鼎,你只要调正你的意识就够了,什么都不需要,那就可以直入上乘了。关键心情得平静,心情和内气、外气,和人体里面、外面都变成一样了,所谓“平等一如”,过去佛讲“平等性”,“平等性”就是一切了。可是我们现在就是平等不了。意识里的“我”太多,药材不纯,药渣太多。“我”是有形的东西,有形对于“无”是不符合的。这一点对于神入气中、气包神外非常关键,但是,做为练智能功来说,能够悟到这一点又非常容易,随时随地都在练功,都在大自然的炉中锻炼自己。我们对这个问题,要好好想一想,自己怎么来领会“神入气中,气包神外”,我怎么在大自然界的虚空之中,大自然的混元气怎么包裹着我,我又怎么样与它相割开了,我与大自然能不能不割开,这要认真地想一想。过去讲玄关,玄关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人体内,也不在人体外,也不离人体,也不着人体。这些问题过去不好讲,是最上乘的“玄关不可解”,而且不得到口传不得师传你就得不到。这是什么道理,这也是最最高级功法的最根本诀窍,就是这么一句话就完事。咱们讲混元气无形无象,在哪儿?就在心口里,就在混元窍里边,在混元位置那一块儿,空空荡荡,无形无象,不着人体,不离人体,不在人体内,也不在人体外。在哪里呢?它本来是虚的,你虽然想混元窍有那么个窍,但是在窍那儿又是混元气,和外边混元气是一样的,你的意念这样去用就不着于相,那就叫玄关。等你用功到了一定程度有了感觉就叫玄关窍开。
  现在咱们搞混元窍,注意混元窍。(庞老师带大家开混元窍)混元窍就是三公分直径的一个球状的空腔,是空的,那里是一包混元气,混元气是无形无象的。(庞老师带大家发音)发一个灵(līng)……灵(líng),里面一震动,既不是肉,又不是别的东西,只感到里面空空荡荡的,空的。自己经常往那里用功,内外一致,里面是空的,外面也是空的。慢慢慢慢你真正把气聚到一定程度、一定强度、一定密度,它里面同样还是空空荡荡的。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它里面一个感觉就出来了,这就是玄关窍开。所以,过去讲“点破玄关”。“指示玄关”如何如何难,咱们这样一说慢慢就领会了。不然,尽管老师怎么讲书本怎么讲。“不在体内,不在体外,也不离体内,也不离体外”,到底在哪儿呢?它本来就是一个空的,意识也想那儿是空的,里边那个地方慢慢地放开去周围就空了。所以说一想着里面,把意识放在里边那才真正是气包神外,我们的人在气里面是气包人外,我们的神到了人当中去,人把神包起来,气又把它包起来,重重包合,这就是神入气中,气包神外。这个问题是比较深层次的,又是开混元窍的根本问题,就靠同学们去悟。过去老师没这样语言讲它,也没讲过混元窍这个东西,它里面是兼容的,里边就是混元气……

(1993年2月14日)
  今天继续讲“神入气中,气包神外”。
  传统气功练神入气中则比较简单,一开始就可以搞神入气中。以前讲神念气、神观气,念气、观气关键内容是观身体外面的气,念身体外面的气。如果我们真正从思想上把这个问题搞清了,在观气、念气时周围都是混元气,那你不就在这个气当中了吗!这个“我”,我都在气当中,人体也在气当中,这就是以天地为炉鼎,我这个人在天地当中,就是一个大炉,在我在这里锻炼。正如我们唱歌的歌词一样:“我在气中,气在我身中”,我周围都是气,我上一次让大家没事就拉气、观气、体会气,就是叫你体会人在气中,“外面都是气,我在气当中”,如果能够时时刻刻有这个概念,就能够更好地把气收到身体中来。如果能有这个第一念,“我在气中”,“我”是谁呢?当然肉体的我是主体,外面的客体不是我,如果就人自己来说,再进一步的“我”是谁呢?那就得考虑是精神。精神在哪儿?当你不想什么事时,精神就附属于人体里面,既然人都在气中,那么精神不是更在气中了吗!当然,你真正要体会神在气中时,走我在气中这一步可以,不走这一步也可以。一练功,把形体的我放掉,就是脑子里一个意识的我,周围都是气,整个宇宙天地你是中心。所谓以人为中心的人本主义的“人的中心”就是从这个意义上讲的。我是中心,我的心就是天地宇宙的心-中心。这样去认真体会,一练功、一想,意识里边无形无象,在当中,周围都是气。能够这样认真去想、去领会,那么,我们时时刻刻都能使意元体和大自然界原始混元气相结合,而且,它可以直接往身体里贯输。明白了这个道理,如果有一次能够找到晃晃荡荡的这个精神上的我,周围都是空空荡荡的气,你记住这个景象,能经常这样想,回忆这种景象,让气往里一聚,混元气就可以为你所用了。这就是最高级的练法,直接走神与气合,神在气中。这就叫练智能功直指根本,直指本元。直指本元就是我们可以直接练神入气中。传统功法为什么这样练不行呢?因为它是直接练自己身体里面的气,身体里边的气是散于周身的,眼睛、耳朵、鼻子各种感觉器官、各种运动把气都散出去了,气聚不起来。所以,他要把气练、练、练,把气聚起来之后,能看到气了,然后意识再集中、集中、集中,把它渗进去。他们是这样练神入气中的。所以,他是表现为两极的,神在这儿,气在这儿,神要进到气里边去。我们现在周围都是气,只要把我一放开,不要想形体,而要把皮肤、皮层通透开,形体一通开,神就在气当中了。这就是“神入气中、气包神外”。只要把道理认真领会了,这就是方法。智能功说的“法即是理,理即是法、理法圆融”就是这个意思,这里主要靠自己去领悟。领悟,要真正从心里去想,去体会,不能象读文件一样:“神入气中,周围都是气,我在这儿,神在气中了。”要进入“角色”,把意识集中,意识一集中,形体一放松,把“我”泯灭掉,就有这么一个“自我”的感觉,那个感觉过去就叫真觉和真意。真觉真意其实是一个东西,当它发挥感觉作用时,就是真觉;当你起了个单一的念头时,就叫真意。当你这个真正的感觉,感觉到你的意念活动的状态时,那就合一了。这些东西都是比较难领会难理解的,都是无形的,而且,这都是过去认为不可言传的东西。因为过去没有这么多语言、词汇,所以讲不清。我们现在懂得其实就是一个,它在不同的功用上:当你感觉到它了,那个能感觉的和被感觉的就是一个东西,只是反向了,一转向就过来了。以后,我们讲混元气理论时讲混元子,它的时间、空间的自我,向内的回卷包缩,卷包起来到最小的量子时,时空、混元子就是这个样子,到意元体层次,你真正感觉到意元体的情况了,也得回缩回去,跟混元子相近,但不是一个层次,因为是主动自己内包包合的,它可以向外感觉外边,感觉、感觉……可以感觉自己,它一感觉到自己就要往回来感觉,要回缩,所以,真觉真意是一个。我们自己感觉不到,你就想自己——一个我,就这个我,虽然没感到里面什么样子,可是“我”单一了。一感觉外面,噢!我在气里面了。所谓天地宇宙之心,我自己的心就是天地之心。古书上写“道心”,自己的人心就是天地之心。因为,宇宙是无限的,既然是无限的,哪儿也可成为它的中心,但是,你要去找哪个中心就不对了,你自己意识里和宇宙不分开,在宇宙里面,你就是这个中心,就是神入气中,神在气里面。咱们搞智能功叫神在气中,神入气中是过去说的,智能功说得更确切一些是神在气中、气包神外。以前的“气”和“神”是两个。咱们智能功搞外气,人本来就在气里面。只是人脑子里搞错了,认为我自己、我的意识是一方,气是一方,我这个意识去找气,找这、找那,往外找,自己把自己搞乱套了。本来我们人,我们意识就在气中,可是,我们认为,人体里面才是我,人体外面都是外,没有把自己放在大的范围来看,我是大范围的一份子,外面就是气。我们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要展开来讲,就是让大家慢慢要有大胸怀,胸怀要广阔,想到的范围要大,把我们放到大的境界里去,境界一大,你自己就小了,慢慢地“我”就小了,少了(将来讲涵养道德、陶冶性情时还要讲)。佛家讲,要克除我相,把“我”克除掉,它不好克除,就在于不懂得把自己放到大处去,你自己占的地方越大,“我”就越大;你把自己摆到大范围去,“我”占的地方就越小,“我”就少了。“我”在这里泯灭掉了,自然而然周围的气就多了、大了,就能感觉到了。所以神入气中,气包神外,这么展开讲一下,希望大家能认真地、好好地体会体会。如果你经常从里边,从“我”那往里揪,外面的气不就都聚起来归你了吗!随时随地每时每刻都可以聚气往里面拉就行了,有时拉两下你的气就很足。因为你本来就在气当中,所以收气时是把气往里边拉,不是从外边往里边挤,而是往里边一拉把气收归己有。再如推——收——,收——是从身体里边把气拉进来的,用意念往里拉。当我们能体会到神在气中的时候,往里拉只要神往那里一聚就行了。书上讲上边、下边……真正练熟了上下是一个,慢慢你自己都跟它合在一起了,还不是一个么!现在没熟练时还管不了那么多,意识还集中不了,集中不了就放不开。过去佛家讲要放得开,“收即是放,放即是收”,从哪儿放就从哪儿收。意念放出去了,从哪儿放的?从意念里边放的;要收,还得从意念里边那里收。要想收,不放怎么收?老守着里边的一点,老往里挤,可是外边进不来,要想把外面收进去,就得把意念放到外面,才能收得进来。很多人对智能功不理解,认为练功只能收气不应该放气。不放,意念不注意外边行吗?你想收哪里的气就得注意哪儿,注意以后才能收回来,一注意不就放出去了吗?要想收什么,只有把意念和它接上才能收回来,一接的时候,意念就放出去了,没有放,谈不上收,要收,必须把意念放出去才能收回来。放出去,意念一收,把气带回来了。我们说,要把外边的混元气往里拉。你要这么想:你就在气当中,气就在外面,你就是再往外注意外面还是气,你意念放多远,外面还是气,你还在当中,你还得往回缩。同学们想想这个道理,想不想得通。你的意念往外放,能有个边吗?你放多远有个边呢?既然没个边,外边还是混元气,你还在气中。“是不是我们可以随便想、瞎想,反正想哪儿都是人在气中,讲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这里有一个自觉不自觉的问题。你不自觉,把你这个肉体的我当成内,人体外面就不是你了,在意识里面划个界限,这个“我”就积累这么点东西,比如今天晚上你吃两碗饭,肚子里进来两碗饭,这是我的两碗饭,外面都不是我的。你自己把它分开来了,这边是我的,那边不是我的,别的好多饭都不是我的,只有肚子里这两碗饭才是我的,这点饭消化没了就没了。如果不这样,“我”不是这个圈,把圈打开,拉开以后就和后面的气接上了,这些气都成了我的了,这时你的意识活动再动也没有问题了。咱们平时也搞意识活动,第一,你不懂外面有气、外面都是气。第二,你自己把自己封闭得太厉害,把“我”的范围划得太小了。不懂得这些道理。这样去讲修行、讲修持,但在这些点上过不了关就不行了。所以要把“我”放开,信息放大了,“我”这个界限慢慢和外边这个界限消失了,消融了(意识里消融,不能把人消没了),“我”和外界同一了。我有个照片,照得和周围的人接上了,都一样了,都是模模糊糊的,整个人很模糊,当中我胳膊、腿那里还有个黑影子,周围模模糊糊都是气,看人还是这样子,但照相照出来了,是受了意念的影响。一旦有了这种意念之后,我们的气就跟外面的气连上了,神入气中就这样展开讲一讲。
  神气相合。这是高级层次了。讲简单点,讲多了也没用处,现在也做不到。“神气相合”是什么意思?因为“神入气中,气包神外”或“神在气中,气包神外”,神和气还是两个:这是我的神,那是我的气,我要往里收气……神气相合就是神和气要合成一体。当我们还不能体察神在气中的时候,你要想体会神和气全面一体是做不到的。因为这里需要有一个修持过程。练、练、练……练到自己内在的精神状态——不要说你有意念活动、有什么念头,什么念头都没有了,只感觉到一个静,“安静”了,感到那个“静”都不对。一练功感到入静了,静了之后,还有一个“感觉静”的神经在兴奋着、在活动。你感觉到“静”的状态了,你从哪儿感觉到的?你是从“静”里面感觉出来的吗?不是。你是感觉到“静”的状态,对静的状态和感觉的静不在一起,你能从里面感觉到吗?你在里面感觉的就不叫“静”了,要到“静”的里面那就不一样了。到那个时候,那个精神活动本来是往外散的,现在往里面包卷,卷进去,卷到里面去了。卷到里面去的我们说也是静,但是感觉上已经没有静的感觉了。但也不是一呆,犯糊涂了、迷迷登登,不是,里面非常清楚,一不清楚就不行了。那里面非常清楚,非常明了,但是这种状态叫什么,不知道是静,有静的感觉都不对。意识到了这种境界的时候,再稍稍一放松又有了意念了。现在让同学们们提问题,保证这些问题都提不上来,一提就是两岔的,因为你脑子里没有这个念头。它自己在里面自动化调节,往里卷的内容没有了,自己和外面接上了。那时候,整个的气就相似于原始混元气(确切地说,应该是混元子),与它有同一性了,直接连起来,那就是神气合一、合成一个了。到了这种程度意识活动与混元体、混元气是一致了,你人本身、全部的人是否都变了,还不一定。所以,神神气合一之后这还不是究竟,但是,能够达到神气合一,那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按道家功讲,神气合一就是结婴儿之后了。结婴儿、结婴儿以后婴儿出窍,婴儿就是神和气,哪有真婴儿呀!没有。气功书上都说结婴儿,男儿怀个崽,不是真怀个崽,就是意念和气的结合,神气不分了。你念头想那个形象,噢!丹田里面有个小孩盘坐着,脑袋泥丸宫里有个小孩盘个腿,那是意识加给的形象,本来是无形之气,不是只我这样讲,好多大气功家们,如五柳派的气功家也都这样讲,没有真正的婴儿,就是神气合一了。道家功法讲神气合一,佛家功不讲。智能功神气并重的练法,开始是神念气、神观气、神入气中或神在气中,最后一步就是神气合一,书上是这样写的,实际后边还有功夫在。
第二种,神形并重
  智能功讲神形并重,不讲精。为什么?形和精是同一个范畴的东西,只不过精指的更狭窄一点,包括了生殖之精和五脏六腑的精华。形是精的变态表现,形的有些部分可成为精,但是它不如生殖之精和五脏六腑之精那么精纯。但是我们如果能够认真地搞神形并重,身体里也会产生气和质的根本变化,从而有精发生。我们不把这个问题作为一个重点来讲。道家丹道功绝大部分都从精练起。它们为什么这么练呢?这关系到人习惯走的道。气化成精,精容易跑,练的时候先不让它跑,把它断了。现在我们做不到这一点,做不到就不讲炼精。因为一开始要聚成精,聚的精多了,跑了反而丢失得更多了,所以,我们不强化这一步,而从形上走。我们练功时,把意念注到全身形上去,不让气更多地变成精,精生出来之后可以顺着形去生人。如果我们把神集中到形上去,使精向全身散化,精不就养了自身吗,不去生而是生自己的身。这就是搞智能功强调形而不强调精的道理。让自己的精散开,散到全身各部,我们的功就好练了。所以,结了婚的同志练功,有性关系时也不会象黄河决口一样,而是把精从旁边引走了。所以,我们讲形而不讲精。
神形并重也分为几步练法:练动功(静功也同样,如静功有七星练法,有坐功、卧功,也讲究形)第一步是神念形
  意念总想着形体,直接发命令来指挥自己的形体动作,如喊口令:推——拉——开——合——是脑子很明确地发出意念来。开始时是老师发命令,老师发命令时不能光听老师的,你自己脑子也要给自己发命令。如老师喊“翘掌”,你脑子里也要给自己发“翘掌”的命令,“按地拉气,推,拉……松腕转掌……”你自己心里要给自己发命令。这就叫神念形。脑子里有这个命令和没有这个命令大不一样。脑子里有这个命令了,就直接使神与形连结到一起了。如果你自己这个命令不那么明确而直接听老师口令做了,又很安静不是更好吗?不行,那样发挥意识的主导作用就不够了。在怎么样把你的意识活动和你的形体运动部位连结到一起效果就慢了。而且我们在神念形时,做一个动作,你把动作分解开来,动作的前前后后的过程都感觉得很清楚,不是一下就过去了。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一方面能使意识活动的速度加快,这么慢的动作,意识活动速度怎么能加快呢?因为意识对动作的指挥是经过感觉、动作、再感觉,再动作,通过很多这样的正负反馈形成的,出去又反馈回来,要通过神念形把它强化起来,对每个微小动作的动作部位都感觉得清清楚楚。一开始动作慢感觉到了,快一点,再快一点,动作非常快也感觉清清楚楚,意识反应过程的速度不就快多了吗?我们一般人的身体反应太慢,我们练功叫敏感,叫反应灵敏?怎么才能快?在练功当中来快。这就要靠我们在念形上下功夫大家不要认为这个好练,你练练试试看,练一套形神庄,从头到尾每个动作都发命令再做,每个动作都感觉得清清楚楚,保证你们一个也做不到。你去做,发布命令“翘掌”、“外撑”、“二指四指分”、“大指小指分”、“二指四指合”、“大指小指合”……每个动作都发着命令走,念头不跑,做不到。“我就做得到”,那你就试试看,给自己记着开没开小差。一撑、撑、撑……什么感觉?好了,你要什么感觉做什么?一撑“这么疼啊!”怎么又来了疼了?这个疼的念头跟练功没关系,要它干什么?有这个念头都不对。“我体会、体会”,练形神庄还有什么“体会”的口令词?没有,这都是杂念。从练功来说,要炼神念形这些就算杂念。如果在没有杂念的情况下能把一套功练下来,那就了不得了,你以为练功还要练什么高级功,就练这个神念形就不得了。过去练武术叫“形无形,意无意,无意之中有真意”。他练功时没有什么念头了,一推、就是推,一收、就是收,到最后练熟了,他就感觉不到推和收了,就没有我要推,没有这个“要推”,一想要推马上就变成动作了,脑袋对动作非常清楚,把运动的指令和运动化为一个了。“推”是个概念,是个词,发出音来叫“推”,脑子里面这个电子计算机的语言不叫“推”,叫什么说不出来。“推”是个中国词,英国、日本、法国对于“推”的叫法都不一样,“推”是语言词汇,脑子里面对“推”的反映和认知过程是计算机语言,和普通语言不一样。要懂得这个道理。一开始就把意念和动作合起来,合得很好,脑子里发着意念,形体根据意念发布的命令走。但这有个前提,应该把姿势做正确了。如果姿势不正确,念着形,姿势是歪的,那就坏了。必须在姿势正确的基础上经常去念形。过去讲: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走有走相,一举一动,非常稳重。不要以为这是“老学究”迈四方步的酸秀才相,其实,它讲究的是我自己的意识要注意我自己的形体,转个头都不是随便转,而要慢慢地转过去,使神和形相合。“这不成了慢性子了?”一开始练就要先练能沉得住气。过去讲某个人有没有修养,就看你干事沉得住气沉不住气,举止是不是浮躁,一看走路、举止、动静,就知道有没有修养,有没有功夫了。
  这里给大家讲一个过去考状元的故事。南方有一个很有才学的人进京赶考,他认为他能当状元。考之前他到处访赶考的名人,拿个小旗,上写“今科状元是我”。到谁那里都是把小旗一插,显得很有信心,和人家一谈,确实举止、言谈、知识、学问都非常有修养。到了北方见到一个人,也很有本事,学问很高,会见以后小旗在袖子里藏着没敢往外拿,两个人一谈就是三天三夜不动,比定力。《大学》讲“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看你能不能定得住。北方这个人说着话腿往上微微一翘,这个人把小旗又拿出来了,“今科状元是我”。北方人也觉得自己修持是不行了,定力不如他。不要以为儒家只是会讲“之乎者也矣焉哉”,还有内在的修持。儒家的根本功夫在于内在的修持。修持怎么样,有没有定力,定得住定不住?我们练神念形时能不能定得住自己,老是念形,不走板。相传苏东坡有一次逛西湖,正赶上刮风下雨,他心里很沉着,一会儿风雨停了,他回去填了一首词叫“定风波”。过去文人讲究“宁湿衣,不乱步”,刮风下雨淋湿衣服,但不能乱了步,什么道理?要把神和形结合起来——神念形。这都是功夫。以后儒家为什么不行了呢?儒家的功夫、儒家的修持没保持下来,就是光搞八股文了,明清以后尤甚。
  所以,练第一步神念形,如果能真正完全作到神念形,能够总念着形,从这一点就可以进入到高层次,“一门直入”,也可以到中心当中去。“那还讲那么多层次干什么?”气功是一门学问,讲学问就要把这么多东西都摆开。以前不是这么搞,老师高兴时可以回答学生的问题,记下来成为语录,如《论语》《乐语堂语录》。这种办法教几个、几十个学生行,要在全国开展气功教育还行?必须是分门别类地展开,讲清楚有这么多门类,从哪个门类进都行,一步一步往上走行,单走一个也行。我们练神念形还要经常注意调头转腰,举首投足都想着神念形,经常这么想,象教小孩学走路一样,扶着他迈、迈、迈!我们自己也是迈、迈、迈!在大街上也这么迈、迈、迈腿!“你大学生走路还象小孩子一样”,可不要小看小孩,小孩生活当中很多东西在一定程度上是符合练气功要求的。意念直接支配形体,这叫运动思维嘛!你一说迈他马上就迈了,他还不会说迈字,但意念发出了作“迈”的动作的命令——意念与形体结合起来了,意念活动与形体结合成了运动思维了。我们要从概念过渡到运动思维,一开始有迈的概念,以后不要这个概念了,可是意念里面还要知道迈步怎么迈,跟咱们练形神庄弹腿翘足一样,抬腿往外弹出,翘、蹬、点,咱们走路往前一迈步,不也是脚尖先起、脚后跟一落,一翘、一蹬、一点吗?如果你走路时每一步都很明确,翘、蹬、点、翘、蹬、点……真走起路来,你数也数不过来了。如果真能感觉到这个动作了那你神念形就有功夫了。所以,过去老子讲:“上士闻道,勤而行之”,听了就勤奋地去做,去体会,去实行;“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下士对真正的道理不懂,听后只是大笑。联系到我们,有人说:“你这翘、蹬、点就是练功夫了?”你真正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了,一天一步也没落,那就是高功夫了。就是一个走路,每走一步都能注意翘、蹬、点,别的都不管,手不管都行,能做到吗?实际你做不到。说明我们的“神”活动不够,还得加紧练。“那光练念形也不行啊!”为了更好地加强神意的功能,所以我们在练神念形的同时还可以练神观形。
  第二步,神观形。“观形”按道理来说,应该在念形的基础上来搞,如果一开始就搞观形也可以。怎么搞?先照个镜子,“观”就是看,对着大镜子一边练一边照。没有镜子,白天太阳地儿里练,晚上找个有灯影地方练。过去讲练“三光”:日光、月光、灯光,拿这三光看影子,看形练得对不对。以后咱们盖了新校舍,练功房周围都安两米高的玻璃镜,从这里看形体。一做动作看形体,看自己这个人。先观一般的形,然后再做动作。做动作就不能睁着眼睛看,闭着眼想着自己的形体,这同样和念形差不多。念形是让它动、让它抬、让它直……是要动作过程,意念和动作过程结合起来。观形,是看你做动作时形体是什么样子,从外边看,如胳膊起来了……闭着眼看这个动作。看、观,闭着眼睛看实际就是感觉。念形是一说起,里面的命令贯输进去。观形是观外面形体,如从外边看手背、手心、胳膊是什么情况。等你练功以后慢慢能感到自己形体了,或觉得你在这里闭着眼睛练功,前面还有个我,与我对着脸,我看着他练。如两手侧平举,看他两手举平没举平,实际上你也在练,但你也在看着他练,自然而然自己就做正确了。观形自己也行,观对方也行。再有,练功时看肚子里还有个“小人”在肚子里边做,把小人搬到外面来做也行,这种方法都行。不过一开始时必须先观外形,先观内形不大好观。观外形,闭着眼睛看前面的人也行,看你自己形体、体会自己形体也行。不过在观时,容易观这忘那,观那忘这,需要一点点来,不能急。谈到这里,需要说一说,怎么观窍点的问题。形神庄有些窍点,如大七星、小七星、倒七星,还有几个点。窍点怎么观?不是让你去观,而是脑子里知道是个窍点就行。你动哪里时,要知道哪是个窍点。你可千千万万不要老注意这个窍点,动作都忘了,光顾到窍点就把自己锁死了。应该与以前搞意守窍点一样,叫“知而不守”,要知道那个地方,但不要总守住它。死死守住那气就不流通了,就不是活活泼泼的了。讲窍点是告诉你那里是个窍点,那个窍点重要,你一抬腿,这里有个窍点,脑子里有那个概念它自然而然就成了重点。没事时倒可以躺在床上看看这个窍点那个窍点,注意注意,躺在那里想一想,把手摸一摸,扣一扣,把这个点扣酸一点,好记住它 ,这样都可以。真练功就练你的功,你可以在练功之前把窍点都照一下,感觉一下,练功的时候该练哪里就练哪里。你一抬胳膊,肘、腕、劳宫,一抬腿,环跳、阳陵泉、脚腕,脑子里有这几个点的概念,做动作时意念觉得那个地方朦朦胧胧、模模糊糊地有个东西,好象一条绳上拴了几个疙瘩,有这样的感觉就行了。可千万不要把它想得太具体了。想庞老师给布了七星位,这个星在这里,很具体,老这样想就把气聚起来了,气聚得太厉害聚成了个瘤子那就麻烦了。只要把意念加一点,注意一点,它成为轮上的一个链条,或叫关节点,关节点也不过是稍重要一点,不把它丢了就行,这是第一。第二,我们讲几个点是要你练功时照应全身,如果全身处处都照应就照应不过来,就是几个点就好照应了。就只几个点,有人还说“庞老师照应不了呀!照应左边忘了右边,照应脑袋照应不了脚。”这说明意识的能量不够。意识也是混元气,这个混元气的量还不够。你要想发挥意识的感觉或支配运动起到这样的作用,就得把气集中起来,集中以后才能完成这个动作。这说明气不够使唤,神的量不够。只有慢慢地练得气多了神也可以分开,给这点,给那点,给谁点都行。这时,慢慢照应点就多了。过去讲练功“全身处处是丹田”,每个地方都是丹田,不需要从丹田气调气,说从哪来就来,哪里都可以起反应。丹田气你这里说要,一碰,嘣就起来了,丹田气就不用调了,马上就可以反应过去。譬如腰这里要用力,需要气,把气一引没过去把腰抻了,如果丹田就在腰这里,一调气马上起来了,不就解决问题了吗?所以我们一开始不能照应很多点是气不够,神也不够,神也不灵,还比较滞。说这边要注意都注意这边,那边就没人管了,打你一拳,捅你一刀子都不知道。练武术怎么叫“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要你照顾全身。给大家搞那几个点是让你开始一步步要想着它,“这儿很重要”,这么一注意,神就慢慢会分开,会一心二用,会一心三用、四用、五用、六用、七用、八用才行。练武术一只手打这面,一只手打那面,一个脚踹这那里,一块打很多人,同时反应过去。怎么搞?那都是练的,脑子里反应不快行吗?方才我讲走路时每走一步翘、蹬、点都非常清楚,就得靠这种意念活动,靠意识反应快。所以“观形”不能不搞,也不能勉强搞,可以把你的身体想成个气人、玻璃人,气人身上还有几个点,你做哪个动作时注意有关的窍点,脑子里非常快地扫描一下,一晃就过去了,就这样观形。
观形(包括观气),闭着眼睛看,出了好多景象怎么办?看形,看着看着怎么胳膊长出一颗小树来,鼻子里脑子里都可能长出什么玩艺。出甚么都不管它。一看出来树了,马上想你本来的面貌,头上没树呀!练功时不论是出现什么景象,你一定要安安静静,既不高兴也懊悔。“我这胳膊怎么变得这样细了,成了白骨精啦!”没有肉光看到一根骨头。也许那时候你的超常智能要出来,但是气还不够,看到骨头不是活骨头,是白骨头、死骨头,说明气还不够也许是功能,也许是幻觉,功能也罢,幻觉也罢,都不管它,照常练功,照常行气,不要走私,不要跑神,这是最根本的。
观形、念形在练功时先搞哪个都行,神念形、神观形都可以作为练功的初步功夫搞起来。观形时还要注意,观不是死观、千千万万不要预想什么东西。如气怎么通、经络怎么通,不能有这个想法。有了这个想法可能就会出这个感觉。立掌分指,这个是三阴经,这个是三阳经,三阳经要动弹了,这样想,你可能就会出那个感觉,但不一定是真的,“我经络通了”,不一定,不能事先预想,就是看,而且要安安静静地看。过去叫“寂照之功”。精神非常安静、非常寂静去察照我们的身体。过去讲好比头顶有个灯(手电也行)照着丹田,把丹田照亮了。我们现在不是照丹田,而是练哪里照哪里,照着形体。因为练功时把神放在哪儿都可以,所以看形体时,从哪边看都是正面,看左边是正面,看右边也是正面。这是观外形,从外边照。
  慢慢从外面照得比较精确了,就要从里面照。胳膊一动,从里面感觉进去。从里面照一开始是体会,从里面体会,一动哪个骨节咕噜咕噜地动弹,体会越来越清楚了,那就是内视功能。就要通过集中精神念形照形,从外往里,以后意念慢慢渗到里面去了就出现透视(内视)功能了。这里没有窍门,就是练精神集中的能力,精神集中、精神集中……集中得越好它的力量越强,向内的渗透力、穿透力越大。开始练功时意念不会那么集中,不能集中力量就不够,就渗透、穿透不进去,进不去里面就感觉不到,功能就显现不了。“我们意识不就是意元体,可以到处渗透吗?”因为我们意元体还没有经过训练,还是刚入伍的新兵,还不会打仗,不会拼刺刀,没有纪律也不会配合,成不了一个整体,最容易被人消灭。我们练功就是要把兵练得非常精,能攻能打,有了突击力量很快就把阵地攻破了。意念活动也是一样,能够集中起来渗进去就能感觉到了。经常这么练,想呀、想呀,体会、体会,精神集中、集中……到了一定程度,里边一下就开了,进去了就感觉到了。所以,神观形就要先从外面观,能到里面观就走到下一步——神入形中了,神能入到形里面去了。如果精神入不到形里面去,就感觉不到里面;能入到里面去,从里面观了,这就是神入形了。
  神入形中也没有多少诀窍,就是往那里集中,集中、集中集中,经常往里面想,意识往里面去用,慢慢就进去了。神入形中入到一个局部是容易的,人这么大的形体,意念往一个胳膊里面集中是可以的,这是宏观的入形。但要想作到微观的入形就比较难了。怎么叫微观的入形?把意念进入到形体非常细微的地方,一个细胞也是一个形,能到里面观察得非常细就难一些了。除非真正把内视功能变成内视透视才行,因为内视和透视不是一个东西。内视是精神集中到里面之后,对感觉与自己视觉结合起来叫内视;透视就是内在的感觉。进入宏观的形里边去,通过经常练功,如练形神庄感到哪个部位酸的时候,集中、集中,注意、注意,注意到里面去,看哪里酸。不酸的时候,平时感觉不到,一酸就容易体会了,哪块肌肉酸,那块肉在动弹,这时,神就开始往里面去了。但这种入仅是刚刚开始,真正神入形中比神入气中要难。困为形的界限、框框太多,这个组织与那个组织之间太复杂。神本来在外面包着它,要想把神入到形里面去,就要使形通透起来,这比神在气中难度要大得多。在智能气功里面从神入形中到神形合一以至神形俱妙,都是在比较难的层次上的,所以把前两步神念形、神观形练好是非常必要的。到神入形中、神形合一那个层次,则需要我们气非常充足,神高度集中而且能够很好地用气了才行。到神入形中层次,神一旦进入形里面去了,它就会自然而然地带着气进去,把气引过去以后,就会引起形的巨大变化。神到哪里,意念到哪里,气就到哪里,如果人体每个地方神都可以入得了,你身体整个就会发生完全的变化。它的效用如此,真正把它练起来就太难太难了,但这个问题又不能不讲。古人虽然没有这么讲,从老前辈练功的成果来看,应该属于这个机理。其中有些东西是我亲自经历过的,有些是综合老前辈练功的事例、练功的内容、练功的感受,是我亲自看到的或我的老师亲自看到的东西,我把它综合起来的。以神入形中这一点来说,真正完全渗透到每个形当中去就很难、很难!到神入形中,神与形还是两个,不是一个,到神形合一,神和形合成一个就更难了。因为神和形成为一个,原来的形是不好变的,神是随随便便走的,随时都可以变,神形合一以后,神一动形就动,神一变形就能变,那就非常难了。我们可以用意念把手指变短一点,随后又长了,而且老让它短也不行,神和形不是合一的。神形合一了,让它短点就短点,再短就再短,没啦就没啦。还不要说到神形俱妙,真正达到神与形合一了,实际上就到了神形俱妙的水平。那时,意念要显现,神和气马上合于形,形就显出来了;意念一动,不显,马上形和气合于神人就没有了。人被消灭了,不是消灭了,是形和气合到神上去了,气和形成了隐伏状态,看不着了。它不能老没有,呆一会儿还会再出来,还可以放出来。到了神形合一,就是非常高的层次了。有没有这个层次,应该是有。否则,只是神话小说里的东西,我们讲课就不能讲这些问题了。至于前面讲神气并重讲得多一点,讲神形并重时讲神念形、神观形讲得多一点,神入形中、神形合一讲得少一点,因为讲多了也没用。同学们看过报道,说印度一个练什么瑜珈功的,一撞墙,想撞过去,结果过不去了,焊在墙里了,那样不算形神合一,那种情况还没达到形神合一的层次,形神合一了就应该铸不到墙里边。他铸到墙里边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也许是认为你们都说人穿不过去,我穿过去出不来了,还登登报照相给你们看看。有人说拿刀拉开它行不行,不行,墙和他已经合到一块了。墙外边的部分是正常人体,墙里边没人,把墙都拆了也不行,墙还是墙的样子,一块砖一块砖看得清清楚楚,里面都是砖,不是他,腿在那一边,胳臂在这一边,当中没人,人和砖合到一起了,一拆就是他的肉。有些人不懂这个道理,以为拆了墙人就出来了,其实不然,只有他自己意念一动才能过去,不从意念上解决人根本过不去。到了神形合一的时候,人的状况与这种情况就不一样了,将来讲混元整体观讲到那个层次的混元气及其变化过程时,可能稍带讲一讲。懂得了这些道理之后我们才能在碰到社会上这些神乎其神的事时,如果真有其事,你就可以解释它(瞎编的不算)。混元整体观就是要破除这些神秘化的东西,变成可行的、可掌握运用的东西。
  练智能功实际上是神气、神形并用的。我们讲了有神气并重与神形并重两种练法,但是真正练智能功的时候是神气、神形并用的,掺合到一起的。真正练功并不是那么界限清楚,这是神念气、神观气,这是神念形、神观形,古人没这么讲,我们为了给大家讲课方便,归纳出练功可以分成这么多段落,但是,真正练功时不能分这么清楚。如练功开始按地拉气,收、推、收、推……往往是又得念形又得观形,又念气又得观气。念形、念气、观形、观气掺合为用。再如我带同学们练开合,开合、开合,一拉气两个手有感觉,这不就是体察吗,感觉到气有压力这不就是观气吗,闭着眼能感觉手的形象这不就是观形吗?如果把一个动作分解开想一想不就是这么多东西吗!不给同学们讲有念形、念气,有观形、观气,就是拉气,就可能感觉很简单。如果懂得这些道理了,然后再练功,按照不同的内容去体会,感觉就不一样了。有人说“又有动作又有要领,这么多,我们到底体会哪些?”都体会。所以我们要求,必须在练功熟练的基础上来搞这个,一开始别念形也别观形,先把姿势做正确、做熟练了。做动作还都不会做,动作合格不合格还不知道,那你还观什么?还得想着姿势,精神不能集中就达不到念形,更不可能去观形。练功层次是在练功有了一定基础再一步步地深入,把这些东西反复去体会,就要在平时练功中、生活中去体会,抓住这几个不同方面不放。如舌抵上腭,用神念形就顶上了。顶得什么样,顶到什么位置上了,符不符合要求?再体会一下,一吸气,一呼气,舌抵上腭有没有变化?我们讲各部身形要求,讲了很多要领,如一推一拉,坐腕、神门穴,都那么去念形、观形,没事拿起书本认真去体会,头怎么要求,眼怎么要求,看看练功要领,看了以后,头上顶个玻璃球(我看谁也没顶)试试头正了没有,一点一滴去努力,从根本的形上做好。形做好了,气就自己发生变化。所以,咱们智能功第二步功为什么叫形神庄?形神庄这套功就是要完全解决神和形的问题,里边的动作都非常规范,没有一点是模棱两可的地方,说哪儿就是哪儿,非常容易做规范。把动作做规范了,集中精神就是形神并练了,这本身就存在着神念形、神观形。练捧气贯顶多注意神念气、神观气、神在气中,但也不能把形丢了。我们一开始讲练功的层次讲了功法上有一步功、二步功、三步功、四步功、五步功、六步功,只练一套功,练捧气贯顶可以练神念气,也可练神观气,也可以练神在气中、气包神外,练好了可以一直练到神气合一。在功法上有一个纵的序列,还有一个横的序列,都能够直达中央到高级层次上去。练功序列有两个,一个是神气相合的序列,一个是神形相合的序列,光走神气相合可以,光走神形并重也可以。但是,光走一个东西做不到,还是要结合着搞。如果想更好地体会,而且练功能够很刻苦,不妨在日常生活当中随时随地分着体会:我在神念形……不管气,这是气功生活化……上班时就搞神念形的“重复劳动”,干活神念形,义务劳动扫地也是神念形,扫、扫、扫,把扫地分解成许多小动作,每个小动作都是用意念指挥,左手推、右手按,左推右按……把扫地这个命令具体化。你能够把生活的好多内容规范得具体一些,写字,心里想:横、竖、横、横……每一笔都清清楚楚,“笔动得太快”,对!你能赶上了你也有本事了,关键在练。不拿笔空着手描也行。记得老师讲,他们老师哥俩功夫都很好,一次吃饭,他们筷子碰上了,一碰上就练起功夫了,筷子变成了枪,你攻我防就搞起来了。我们可不要小看生活当中好多具体事情。再给同学们讲个小故事。练拳术中少林十八派有个螳螂拳是比较厉害的。它的姿势比猴拳姿势还要小,更厉害,非常快。据说螳螂派祖师是王朗,他本是练少林拳的,练的功夫不错,到少林比武,三年一次,连续三次都打不过。他濒临绝望,准备上吊自杀时,偶然发现螳螂和蝉在树上斗打,螳螂动作快而灵敏,对王朗启发很大,决心不死,向螳螂学习。养了一笼子螳螂,逗引螳螂动作,从中体会攻防战术,经过反复苦心钻研练功,三年有成,最后成了少林第一派。人家能从动物身上悟出东西,如果我们在气功生活化上下功夫,很多生活中的动作,写字、走路、吃饭、干事怎么用气,怎么用意,把几个动作分解一下,什么样的动作搞成什么样的神念形,生活都成了练功了。还愁练功没时间?不是让同学们都这么做,主要是思想上有没有这些概念,脑子里有没有这根“弦”。如果你们写字注意神念形,保证你过不了半年字就变样子。念书、吃饭、走路、上厕所都把它编起来,上大街到商店买东西怎么搞,干什么事怎么搞,注意神念形,碰到什么事研究一下,作个分解,分解以后脑子里就清楚了,这个动作形怎么样,气怎么样,怎么用意念,形和气怎么结合起来,形搞好了把形往外一放,形放开就是气,以后意念一动,形也跟着动,但又没有形体概念,就是“气”,是气在动。我们练功时,多注意神念形,多注意形、拿形来引气。捧气贯顶搞神念气,如果你把形忘了,一开始神念气你念不着,神观气你观着气了,却成不了你的。只有神气相合并且神形相合,而且把神形相合摆在练功运用意识的主要地位,你才能够把外面的气归为你所用。这就是说,刚开始练功时必须从形上入手,拿形来着(zhāo)这个气。这就是我们练功的根本要求,也是根本的层次。我们第一章课就讲完了。功法学就完了。
  功法学这个课,原来准备讲一节,现在展开讲一讲。捧气贯顶、三心并站庄、形神庄都学了,有些理论也学了,所以,现在讲一讲是必要的。因为同学们要经常练捧气贯顶、形神庄,虽然以捧气贯顶为主,但是,对于练功的全部整个要求早一点懂得是有好处的。我讲了,还需要同学们反复去体会,光知道不行。气功这门学问就是实践的学问,只能通过练,在脑子里形成一整套模式,现在叫模板(把一部分内容聚到一起)。你原来脑子里没有这个概念,没有形成一个系列,一个体系并变成你自己的习惯,所以,你要努力练才行。一边练一边看书,和理论对照着练。我们智能气功的理论,不用说现在讲的这些材料,就是教练员班三个月学的课,你们认真学了以后,到哪里讲都基本上是上流的。但是讲个“上流”管甚么用啊!什么用也不管,非得好好练功不行,一边练一边看理论。大家可千千万万别烦,“呵,又练!”“还得讲动作要领,喊口令”,你可别小看这个东西,因为你脑子里懂了和你会讲出来(不是背出来)不一样,讲一遍和讲两遍在脑子里打的烙印不一样。有同学讲“还得讨论!”讨论你一言我一语,说不定哪一句话使你开悟。我记得有个老师讲,在解放前他去看戏,正在打开场锣鼓,刚打完,叭、哒、呛!幕一拉开,哗……整个屋子气场特别强,全亮了,天开了个大缝子——他的天门开了。就这么一拉幕他脑子里全开了。所以,人什么时候能开悟可不一定,也许一句话,在别人听来是一句没用的废话,你倒开悟了。所以,练气功要在实践当中不论干什么心里都没离开气功,没离开气功的意识,在什么时候都心平气和地干事情,有时一下子就开开了。有人问,一些小的理解算不算开悟?那不算开悟,只能说你脑子里理解了一个东西。象日本搞的那个“公案”,根本把佛学都搞错了。为什么日本几百年也出不了高僧,就是这个道理。“公案”是什么意思,几百个公案,哪个公案是什么意思,老师不告诉你。你多走几个老师,公案是什么意思不就知道了吗?公案本来是这个和尚对他的那个徒弟要用这一句话来解开他锁着的那个扣,这一环他理解了,连着他练功的基础,再加上老师的气加进去他就开悟了。并不是他想通了就能开悟。我说过一个一指禅小和尚伸出一个手指头说这是佛,把手指头砍掉了,他开悟了。你把别人八个手指头都砍掉也开悟不了。什么道理呢?第一,你没有气加给他;第二,人脑子里没有那么专一;第三,他那个扣认为手指就是佛,很专一,很执着了,“这就是佛”,把手指砍掉他脑子哗……一动,“空”!是空的,开了。所以,一定要注意练,注重实践,而且要反复去考虑,在很多困难环境下来体会这个精神。再讲个例子,告诉大家过去佛家练功的专注精神。我们讲课讲了气讲了形,就是没讲神。专门讲神的是佛家,他完全靠脑子里一刹那之间领会东西,(咱们书上没写这个问题)完全针对自己意识——佛家认为世间事物完全是假的,你练功就要你真正明了是假的。可是怎么能假呢?人不是真的吗?吃饭穿衣干什么?他要你说这是假的是要你脑袋里产生一个很大的疑问,“不可能假呀!”脑子里产生一个很大的矛盾,你打我,我打你,意识不能统一起来。这个矛盾一解决,脑子立刻进入高度平静。佛家禅宗就搞这个东西。它为什么还开不了悟,解决不了问题,就是不懂这个道理。怎么去修,就是一脑子想佛,什么是佛,干屎橛儿就是佛,烂麻头子就是佛,你想去吧,什么都是佛。为什么什么都是佛?就是要你迷惑,疑惑,想、想、想、想……精神入到非常专一的一个地方以后,一个刺激,“拍”一下解开了。我们经常也碰到一些难事,但没相应的基础,也解决不了。有个和尚出外云游,走到一个地方,上不着村下不着店,黑了,又往前走,走呀,走呀,走得又累又渴,走了两天也没见个人,走不动栽倒了,迷迷糊糊睡着了,下起了大雨,醒来摸到水了,喝得又甜又香,喝完又睡着了。第二天醒来一看是个乱葬岗子,水坑里还泡着个死人,这一看,“唉哟!”一下就开悟了!要是我们,一看多恶心呀!就完事了。按逻辑分析,他应该想昨天我喝得这么香甜,是因为我渴了。昨天香,今天脏是我意识想的,是我的意识作用,我不应该那么去想。照常人这样的逻辑分析就坏了。由于他意识里深深烙下“一切都是假的”,通过香和脏的客观事物的刺激,脑子里“哗”开悟了。这是练意识的佛家功。我们练功不是为了出世,也不是要这样去看透世界,我们是要我们意识里非常清,非常静,非常明,不受一般人思想的影响。有人说“小王你真好”,你就高兴;说“小王你真坏”,你脸就拉下来了。其实说你好,说你坏不都是一样的吗,你还是你。这就要排除意识的虚伪性,练意识的稳定性。佛家练功就要求高度的稳定,这对练功来说是必要的、是好的,但他把练功和日常生活绝对对立起来了,我们不要这个东西,也不这样做。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要同学们懂得,你脑子里有了练功的意念,有了这个基础,将来你碰到很多环境,它就会不知不觉地按照气功的道理去要求你应该这样去考虑问题。这样,你就有可能一下从这个层次蹦到那个层次上去。如果脑子里没这个概念,一看到死人“真恶心”,这就是“常态思维”,用平常的习惯势力去思维了。因为他是修禅宗的佛教徒,认为一切都是假的、虚妄的,人、事物都是虚妄的,“一切为{唯}心造”,香、甜、好、脏本来都没什么分别,都是人意识的缘故。当然,意识有一定作用,但说得太过分就不对了。同学们想想看,过去讨饭的,上垃圾堆去拣东西,烂西红柿、黄瓜、面包……拣起来一擦就吃,也不得病;可咱们一看好多细菌,吃了准要拉肚子。在这些问题上,有时我们的意识非常关键,有的同学说“练智能功练功反应越大越好”,这样一想,好多同学起反应;没有那个意念,就不一定有那么多反应。我们讲练智能功反应多,是怕大家有了反应有顾虑,要是成了“反应风”就不好了。这都是属于我们意识不知不觉和一个东西合了,当然,意识总得与某个东西合,不是合到这里就合到那里,做不到什么都不着!做到什么都不着那就是高级功夫了,但是你做不到,不知不觉就和这个合,和那个合了。我现在要求你们,不和“气”合就和“形”合。这都是“理”。慢慢把这些问题想开了,把“理”理顺了,“理”就清楚了,不然,“理”不清往前走很难。但是光会“理”,停留在书本上,懂得再多也是“解悟”,不是“开悟”。跟你说这个事,你能说出个道理来,真是什么样你不知道。例如,咱们讲“整体”,混元整体观,这个整体是实体,是个实实在在的东西,你感觉到了吗?不练功感觉不到它。说一个植物是个实体、是个整体,你得感觉到它是整体才行,感觉不到它,还是根、茎、叶、花,整体是空的。我们练气功能感觉到意识那个实体,那叫开悟;懂得意识什么都没有,那叫“解悟”,解悟不是功夫,最后要陷入“文字障”(佛家名词,是“烦恼障”之一。佛家有些道理讲得很细很深),被文字把你障碍住了。所以,我们要懂得气功的“理”,但“理”只能用来指导你更好地去练功,用“理”去琢磨、去分析、去体会,这是我们真练功时需要的东西。神念形、神观形也罢,神念气、神观气也罢,你得去体会气。如神入气中,怎么叫神入气中?我怎么在气当中?得去体会。一唱歌,就要体会怎么是我在它中,它在我中,慢慢地体会它,感觉它,感觉、再感觉。将来你洗澡时可以体会“我在水中”,可水没在你中,水没进去。喝一口,从嘴里喝进去还没在你当中,还在你外面哪!对不对?从你的嘴到肛门是个管,这个管还不是你的里边。从口腔到食道、胃、小肠、大肠、肛门这都是在人体外面(如图),                    智能气功

  这是“双套管”嘛!从这里可以引出一个道理,大家要会用意识,懂得这样用意识:“肠子里面不是我的,是外边的,没在我身体里呀!它在外边要从肠子吸收进去才是我的。”以前我们讲人体与外面交换是在膜上,表皮是膜,里面粘膜也是膜,好像“双套管”。所以,真正的肠子里面是在肠粘膜里边,肠粘膜后面的“夹壁墙”才是我。“我在气中,气在我中”,如果肠子里边也是我,气跑到肠子里面去,气太多就要放屁打嗝。收不住,就不能变成你的气。为什么刚练功时有的人放屁打嗝,是因为练功产生了气,肠胃功能一变,气不能吸收。在正常情况下,人体产生的气差不多十分之七八以上都被吸收了,有些被肠子吸收了,有些被细菌应用了,有很少一部分吸收不好就排出去了,在上消化道的打嗝出来,下消化道的放屁出去。这是整理肠胃的过程。但是,如果经常这个样子就不行了。所以,练功练形要经常注意在“形”的哪个地方才是“我”。肉体是“我”的客体,那么主体意识这个“我”在身上哪儿?应该是全身各处都有。我在讲混元气、意元体的时候,讲意元体在脑这儿集中起来分布到全身各处。有人问我“人家讲意识就在脑子里,你怎么这么讲法。”最近我看《参考消息》里有个材料:一个英国人叫罗赛尔太太作了心脏移植手术,本来罗赛尔太太很文静、很娴惠,夫妻关系很好,作手术换心脏的那个人出车祸撞死的,是个年青男人,跳迪斯科、酗酒、搞飞车。她把心脏换上后,她的性格全变了,跟爱人关系不好了,没事就上舞厅跳迪斯科,也喝酒。后来他们分居了。她觉得怎么我人都变了,好象不是我了。医学界搞心脏移植成功的有,但象这样的报道还是第一例。我们认为,这是有道理的。思维应该是属于全身性的思维,但以脑为关键部位。我们练功要净化神和气,神念气、神观气,神念形、神观形,如果我们神气够用了,你哪儿动就应该从哪儿观,因为神在这儿哪,从这儿就能感觉到了。但是一下你还做不到,就因为我们的神气还不够,神气的量还不够,质度也不够。练!练就是把它的质和量都提高起来。
讲正课之后又讲了这些似乎不相关的东西,但是,从另外角度让大家懂得我们运用意识在练功的时候,它的特殊性怎么搞。我们讲了练功的四个阶段:念、观、入、合,这四个阶段是一整套东西,但在日常生活中可以随便把它拿来应用。

 

(函授部整理)
1993.4

分享到:
 

 

      上一篇:五元庄 下一篇:怎样练好捧气贯顶法

联系方式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管理 回到顶部
智能气功 智能气功网 智能气功抗癌 智能气功抗癌网 智能气功论坛 智能气功口令词 智能气功视频
版权所有 冀ICP备12009139号